國際物流最難旺季,物流科技公司如何切入這一萬億市場?

                發布時間:2021-06-01 瀏覽次數: 我要分享
                產業數字化是一件難而正確的事,對于國際物流行業更是如此。

                2019年以來,隨著產業互聯網浪潮的熱度再上新高度,國際物流+互聯網成為資本青睞的黑馬賽道。

                美國硅谷數字化國際物流公司Flexport獲得軟銀5億美元投資,估值高達30-40億美元;2021年歐洲新興數字化貨運代理公司Zencargo完成了4,200萬美元的風投資金;中國國際物流數字化明星代表平臺運去哪,更于近期成功完成總額1億美金的D1輪融資,成為首個國際物流數字化領域內獨角獸級別(10億美元)的中國企業。

                2019年以來,疫情引起的國際物流持續混亂,給整個數字化國際物流企業帶來了一場避無可避的壓測。隨著產業互聯網浪潮的熱度再上新高度,投資人越發看重數字物流企業商業模式的延展性和交付能力,能否抓住市場痛點、整合產業鏈條各角色的關系成衡量企業的重要方面。咬牙挺過的企業將抓住這一輪數字化轉型的機遇,再上一層樓;反之,則可能面臨更嚴重的生存困境。

                國際物流增速迅猛,數字化轉型勢不可擋

                一直以來,“中國制造”在國際交易市場上都以物美價廉著稱,且中國產品的生產制造供應鏈穩定性要好于其他國家,這使得中國出口物流需求在全球占主導位置。

                然而,傳統的中國國際物流有著和中國外貿第一大國不匹配的地位,目前全球知名的國際物流、貨代企業都是海外公司,如德迅、DHL等。

                近年來,新國貨的崛起為中國的國際物流企業打開了一片新的天地。

                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本土新品牌走出去,中國的國際物流企業也進入了國際物流2.0的新時代。但是要跑出真正全球化的國際物流企業,還需要數字化技術、系統作為支撐。

                尤其與石油化工等大宗商品集約化的運營模式不同,國際物流、貨運代理市場呈現明顯的訂單碎片化、小批量、高批次、長流程的特點,物流服務難度大大提升,導致運輸成本居高不下。

                此外,2020年爆發的疫情,也帶來了全新的挑戰。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報導,自去年旺季以來,國際物流面臨的挑戰包括:國內直發,經濟性和時效性不容樂觀;頭程運輸,海運頭程各環節壓力陡增;海外倉,庫容緊張,一倉難求;尾程派送,訂單妥投時效難以保障。

                眼下,歐美多港口出現擁堵、集裝箱無處安放,而國內很多港口集裝箱卻極度缺乏,航運公司不得不征收擁堵附加費、旺季附加費、缺柜費等附加費用,航線運價進一步上漲。要實現門到門、通達海外客戶的全流程運輸打通,以及整個國際物流訂單的履約交付過程及保障性依然有許多阻礙, 通過數字化轉型實現降本增效迫在眉睫。

                這其中,中小微貨代企業成為賽道中受沖擊最大的玩家。近期發布的《國際物流產業數字化發展報告》調研走訪了近千家國際物流行業所面臨的運營壓力,其中“業務開展”、“客戶維護”、“人力成本”和“資金周轉“成為當前主要的行業痛點。

                眼下降低價格已不再是國際物流市場競爭的長久之道。通過大數據技術打通數據孤島,對全流程進行可視化監控,以實現降本增效,提高履約的保障性成為全行業的剛需。

                數字化國際物流賽道進入高速發展期,資本向頭部企業聚集

                如果說,15年-19年國際物流數字化賽道還處在高速萌芽期的階段。疫情的催化,已推動整個行業進入了高速發展期。

                具體說來,進入后疫情時代,在區域經濟一體化加速發展的大背景下,國際物流數字化的全面普及已成為行業共識,據《國際物流產業數字化發展報告》顯示:76.93%的受訪者認為,國際物流行業最晚5年內,數字化技術與服務將實現更為廣泛的應用和滲透。

                而這一判斷,正印證了國際物流數字化賽道的熱鬧景象。

                除了在行業深耕7年的中國獨角獸“運去哪”和美國明星創業企業Flexport,運易通、箱信、信號旗等各類型國際物流產業鏈上的企業正從各個細分市場切入這一賽道。解決方案涵蓋多種運輸方式、單一運輸方式、傳統國際物流企業轉型升級、工具類企業等多個維度。在運輸服務領域,境內外較多企業均選擇以單一運輸方式為切入點,而門檻相對較高的供應鏈、綜合物流服務則較少。

                數字化國際物流運輸服務企業象限圖

                整體來看,國際物流數字化企業主要由交易撮合向提供物流集成方案、履約保障等方向發展。其中交付能力是競爭的底層與核心。以“運去哪”為例,其在成立7年的時間中能持續保持快節奏的融資頻率,與其重視履約滿意度和提升履約效率的核心經營邏輯密不可分。

                與數字化轉型的必然趨勢相對應的,是資本對這一賽道的追捧。

                近年來,行業大額融資不斷涌現,B輪及以后的融資輪次占比明顯增多,資本逐漸向頭部聚集。如誕生于美國硅谷的Flexport在不到五年時間里總融資額高達13億美元,中國國際物流數字化領軍企業“運去哪”則剛剛完成了1億美元D1輪融資,在六年多的時間融資達到7輪,融資總額達到了2.5億美元。

                圖注:上圖輪次劃分標準:天使輪(2000萬人民幣內,或300萬美金內)、A輪(8000萬人民幣內,或1000萬美金內)、B輪(3.5億人民幣內,或5000萬美金內)、C輪及以上(所有高于上述標準的均歸為此類)

                眼下,國際物流已成為一個萬億級的大市場,且市場分散、從業者多,適合通過數字化升級改造,是一個極具魅力的投資賽道。

                數字化國際物流難以一蹴而就  需要堅持做難而正確的事

                事實上,國際物流數字化并不是一個新鮮名詞,五六年前萬眾創業創新時代,想要分一杯羹的企業更多。

                但產業數字化是一件難而正確的事。To b產業互聯網和To C消費互聯網不一樣,不能靠著補貼快速起量。ToB是一個長跑型賽道,需要持續的投入、對產業的深刻理解、技術與人才的不斷迭代和積累。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To B 市場也會給予厚積薄發的企業更大的獎賞。

                尤其國際物流數字化是一個幾萬億美元的賽道,一旦經受住積累、深度、組織能力等全方位的考驗,就能建立起足夠高的壁壘,而這也是后來者難以輕易逾越的。

                首先,數字化本身其實需要非常大的投入,無論是資金和精力,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才能搭建起價值壁壘。

                以目前國內數字化國際物流領軍者“運去哪“為例。從該公司的發展經驗來看,從打通全鏈路到摸索海外的清關、配送,從打通港口信息到建立數字化平臺,最終優化運力的價格,沒有歷經脫幾層皮的經歷,不可能把數字化做好。這個過程不僅需要持續地投入,還需要不斷闖過難關,并且沒有捷徑可循,這也要求企業必須找到對的人,克服行業人才和互聯網技術人才的摩擦阻力,形成真正的數字化競爭力。

                其次,隨著電子商務、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5G等技術的發展,對數字化國際物流企業的技術創新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運去哪”的運營模式類似于國際物流領域的“攜程”,外貿企業可在線預定國際物流服務,并借助互聯網、數字化技術,連接線下優質的物流資源,簡化傳統繁瑣的國際物流形態。

                在光鮮的成績單背后,是“運去哪”持續的技術投入和近千名行業、技術專家的辛勤付出和不斷迭代。目前“運去哪”已成立了行業規模最大的技術專家團隊,與時俱進地不斷將電子商務、AI、大數據等數字化技術與國際物流融合應用。

                最后,從國際物流的發展周期來看,其數字化的過程也是一個多方平臺共同努力,全流程再造的過程。

                從整個行業來看,如果大家只是做一些重復的工作,不僅會導致勞動力的浪費,而且也會使得物流這個本身不是暴利的行業變得更加入不敷出,企業自身投入也往往杯水車薪。對整個行業來說,找個幾個合適的主體,共建共享這些基礎設施應該是最優的選擇。而這也是“運去哪“一直以來不斷更新技術、打造生態、爭取協作共贏的發展方向。

                據了解,目前“運去哪”平臺已服務約2萬家企業,預計2021年承運量將達到70萬TEU。截止目前,運去哪已先后完成7輪融資,投資方包括Coatue、DCM、紅杉中國、源碼資本、招商局創投、住友商事亞洲資本等國內外知名投資機構,這不僅代表著“運去哪”現有成績的優異,并且還預示著,在資本市場看來,它還擁有更大的想象空間以及潛力。

                香港三日本三级少妇三级99